《果敢志》罂粟鸦片之种植产出

 行业新闻     |      2019-03-06 17:33
缅甸维加斯3月6日报道:尽管在19世纪20年代,罂粟鸦片在缅北滇西包括果敢,已经开始种植产出,但仍处于不合法状态,国家或地方当局不时仍有查禁限制之举,发展规模依然有限。清同治13年即1874年,面对禁而不止的罂粟种植及鸦片贸易风潮,云南巡抚岑毓英提出“寓禁于征、抽收土药厘捐、增补国库财源、以供兵饷”的奏折,得到朝廷允准,客观上等于宣布罂粟种植及鸦片贸易合法化。据《新纂云南通志》86册载:当时云南省“抽收鸦片厘捐,岁入白银为三十六七万两”。
1897年,果敢正式被划归英属印缅殖民地,罂粟种植及鸦片贸易,受到英国殖民当局的鼓励和保护,畅行无阻半个世纪。1948年,缅甸独立后,就果敢及所在掸邦地区而言,曾先后有国民党流亡武装、反政府的地方民族武装、缅共武装、联邦政府军及其地方嘎戈也武装等多种军事力量,在此游弋乃至分别割据,这种复杂的民族、历史、政治、军事等因素,使罂粟种植及鸦片贸易,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不断扩大,风行又是半个世纪。1989年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及第一特区政府成立,在辖区内,正式把禁种禁毒提上议事日程,历经13年的曲折坎坷,最终于2002年底,禁绝了罂粟种植,历史性地解除了罂粟鸦片的百年枷锁。
据考果敢历史上罂粟种植,多集中在北部、西北部、东南部海拔1600~2500米的温凉山区,比如红岩、慕泰、崇岗、杏塘、大水塘、南郭、冷山、九头山、楂子树、光山道水、大明山、红豆林、大芦箐山、东山头等。海拔千米及其以下的沿江沿河热谷及老街地区,乃至冷热交界的滚掌等中海拔地区,虽然也可以种植,但烟浆鸦片产出很少,甚至无收,因此,这些地方,历来不种或很少种罂粟。但从社会农作角度考察,无论住在山区或热坝,多数农家历史上差不多都种过罂粟。据鲁成旺《地情报告·边界那边》载:地处老街热坝的新街村,1991年时有居民83户,不种罂粟仅3户,其他80户均种罂粟,办法是到冷凉山区,或借地、或租地种植。另据社会采访,老街热坝银匠田农民,则远走50多公里,达道水当归山地区,租借土地,开荒种罂粟。因此,罂粟种植,曾长期成为果敢农作的要项,主要的经济作物;鸦片产出,曾长期成为果敢农业收入的大头;鸦片交易,曾长期成为果敢商贸的大宗;诚然,烟课随之长期成为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税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