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军心机太重,大量集合兵力向同盟军发起挑衅

 新闻资讯     |      2019-02-11 11:45
【缅甸维加斯报道】2019年春节期间,缅军集结多路重兵向同盟军防区进发,并多次进行军事挑衅,欲有在东北军区范围内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的势头。
2月5日,大年初一,缅军先头部队接近同盟军211旅204营防区前沿阵地,在目视范围内开火进行挑衅,同盟军官兵严格遵守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有关停火期间的相关规定,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没有对该股敌人进行还击。之后缅军兵分多路,分别从孟耀、辉宫、芒骂、孟脑等地,不断向同盟军211旅各部防区方向集结,与此同时,同盟军前线官兵已根据上级指示做好了战备工作。
2月8日当地时间下午4点,集结在同盟军211旅203营驻莱岛山邦果防区方向的缅军99师悍然发动炮击,不过并未动用步兵进攻,同盟军前线官兵再次用克制应对缅军炮火挑衅,同时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上级部门。
自缅军发布“局部停火声明”以来,便将兵力集中到了其西部军区所在的若开邦和钦邦地区,并多次同若开军发生激烈交火,造成当地数千民众沦为难民,甚至逃难到孟加拉国和印度。对此,缅甸国内和国际社会曾多次呼吁缅军将停火范围覆盖全境,切实推进和平进程。不过目前看来,缅军在西部军区范围内的军事行动受到压力的情况下,意图通过军事挑衅和施加巨大军事压力的方式让同盟军“开第一枪”,以此寻求突破口占领道德制高点,不排除近期会有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
果敢又名麻栗坝。关于 “果敢”名字的由来有两种说法:“果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英国殖民统治者引用的新名,英文名称叫“Kokang ”,来源于科干山的音译;“果敢”二字系由掸语变音而来,“果”是掸语的九,“敢”是户口,意思是这个地区由九户人家组成。
13世纪至14世纪,为中国元朝云南行省大理金齿等处宣慰司镇康路军民总管府和孟定路军民总管府的领地。
14世纪至17世纪,为中国明朝镇康府(州)和孟定府的领地。
17世纪至19世纪,为中国清朝云南省永昌府镇康土知州的“六户”领地。
清朝顺治十五年(1658年),南明永历帝朱由榔联合“大西军”张献忠的部将李定国“举旗反清”,兵败后从腾越(腾冲)一路出逃,退入缅甸。
清朝康熙元年(1661年),吴三桂带领十万清兵开进缅甸,进攻当时缅甸东吁王朝,逼迫缅甸交出南明永历帝朱由榔,缅王莽白将朱由榔送交清军,并押解回昆明。次年,永历帝被吴三桂缢死在昆明的逼死坡。朱由榔的部下随从,除少量降清之外,大部分人在朱由榔的部下杨高学的带领之下逃入中缅边界线附近科干山(今日的果敢地区)避难,此后又长期在中缅边境地区与清军周旋。其后,清朝在今腊戌附近设立“木邦宣慰司”,命其世守其地,果敢由此进入300年左右的杨氏土司政权时代。
雍正八年(1730年),杨高学的后代杨猷才以“诰封奉正大夫”之名在果敢地区行使职权。
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杨猷才病故,其长子杨维兴继职,此时其辖区范围已超过“兴达户”三倍。乾隆六十年(1795年),杨维兴长子杨有根袭父职,次子杨有泮助理执政。
道光二十年(1840年),在杨国华袭职期间,云南总督念其捍卫边防有功,“奏封杨国华为世袭果敢县令”并颁发封印,从而取得了合法的汉族土司统治权。
同治十三年(1874年),杨国华之子杨春荣袭职,此时果敢辖境,东至尖山寨,南至滚弄,西至勐汞长箐山,北至慕泰、红岩。
光绪十二年(1886年),英国吞并缅甸贡榜王朝,将其作为印度的一个省。缅北的木邦土司困桑董红降英后,与之关系亲昵的杨土司投向英国,成为英缅治下的土司。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英在伦敦签订了《续议滇缅界务商务条款》,明确规定果敢地区为中国领土。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中英双方在北京重议边界问题,英国迫使清政府签订《中英续议滇缅条约附款》,生活在果敢的汉族由此改称为果敢族,汉语改称果语,汉文改称果文。
1935年,中英会商南段未定界有关事宜,成立“中英滇缅勘界委员会”并着手开展会勘工作。
1942年,日军占领缅甸后,在滚弄召集掸邦土司、头人开会,要求他们服从日本人的指挥,许以“民族独立”等各种利益。果敢土司杨文炳前往昆明面见英国驻昆总领事和中国政府官员,要求参加抗日战争。在中英双方折冲之下,杨文炳被国民政府委任为果敢自卫队上校司令的职务,属宋希濂的第11集团军指挥,率领所部1000余人配合进驻的新编第39师对日作战。杨文炳同时派人前往大理中国远征军驻滇干部训练团大理分团受训。
1943年7月,杨文炳前往重庆面见蒋介石,得到了蒋授予的勋章,提升为少将,杨文炳返回果敢后驻屯在老街附近的中国远征军第9师便出动部队包围土司衙门将其逮捕。事后,第9师师长张金廷指责杨文炳与日本人有勾结,并将他送上了军事法庭。
1947年,杨文炳被证明无罪回到果敢。英国授予他官员级不列颠帝国勋章(OBE)一枚。4同年2月,缅甸的“国父”昂山在与掸邦各族代表签订了《彬龙协议》,就共同建立缅甸联邦达成一致,杨文炳以果敢族代表参加,并在“彬龙协议”上签字。
1948年1月4日,缅甸独立,果敢末代土司杨振材被选为缅甸首届上议员兼掸邦财政部长,杨振材的兄弟杨振声任果敢地区下议员,两人在缅甸联邦首届国会中提出议案:“果敢系缅甸联邦领土,果敢人民应当享受缅甸联邦的合法公民权益。”经国会通过,被载入缅甸联邦宪法,缅甸宪法正式有了“果敢族”的书写体。
1959年,缅甸政府采取金钱补偿的方式,要求掸邦各土司放弃世袭治权,实施地方自治,并由政府军进驻。果敢土司杨振材交出了权力,并移居腊戌以示诚意。自治政府成立后,地方权力仍然把持在以杨氏家族为首的几大家族手里,并且借着自治的名义不断扩大势力范围。
1960年,中缅两国划界,本着“尊重历史,照顾现实”的精神,中国同意果敢继续留在缅甸版图。3月,缅甸发生军事政变。奈温军政府上台后一改文官政府的温和政策,重点改组东北军区,增强作战能力,开始着手收回掸邦自治权,并将打击的重点置于果敢族群。
1963年8月17日,缅甸军事侦探部及东北军区同时行动,杨振材在腊戍、杨二小姐杨金秀在仰光、罗星汉在勐东几乎同时被抓。缅军77师大规模集结完毕,开始向果敢地区快速挺进。
1965年,缅甸废除土司制。3月29日,果敢土司杨振材之弟杨振声带领家眷随从600余人离开果敢南下泰国。缅甸政府指示由步兵第6营和第39营接管果敢。政府军接管果敢后,与当地民众矛盾重重,受缅甸政府扶持的罗星汉“自卫队”武装先后统治果敢地区。杨氏土司的一个部下彭家声成立了“果敢人民革命军”,在果敢百姓中赢得了支持,公开与缅甸政府军对抗。后来,彭家声不敌罗星汉和缅军的联合围剿,退入中国云南境内,脱离杨土司。
1968年,缅共开辟缅北根据地,杨氏土司武装和罗星汉与缅甸政府合作共同对付缅共人民军。不久,罗星汉自卫队被缅、泰两国军队击溃。1969年3月,缅甸政府军放弃果敢,撤至滚弄,并强迫果敢3000多户百姓15000多人搬家。随后彭家声兄弟等人加入缅共人民军,跟随缅共重新反攻攻占果敢地区,撵走罗星汉和缅甸军。果敢成为缅共东北军区果敢县。接着缅共人民军南下,攻占了萨尔温江以东大片的果敢、佤邦、小勐拉等地方。
1989年3月11日,时任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的彭家声在果敢杨龙寨发动兵变,宣布脱离缅共,驻萨尔温江以西的一旅、二旅、勐古、贵概和原缅共果敢县大队共4000余人与彭家声一道成立了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又称果敢同盟军)。彭家声出任同盟军司令。3月31日,果敢同盟军与政府和解,成为1988年以来第一支与政府签署和平协议的少数民族武装,其辖区被中央政府划为掸邦第一特区,彭家声兼任特区政府主席。果敢保留自己的武装,缅甸中央政府仅在当地派驻少量行政、教育人员。
1992年11月, 果敢同盟军发生第一次内讧,杨茂良兄弟击败彭家声兄弟,杨茂良出任果敢同盟军总司令兼特区政府主席,彭家声率残部600余人投奔其女婿林明贤。杨茂良主政期间,果敢地区的毒品问题变得更加突出。果敢的毒品走私,一度给中国云南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1995年8月-10月,果敢同盟军爆发第二次“内讧”(果敢“8・1”事件),驻扎在勐古的果敢同盟军128师副师长李尼门(李林明)发动兵变,举兵反杨。杨茂良调集驻扎果敢的124师前往镇压。果敢老街、清水河一带兵力空虚。由彭家富指挥的500余人在11月23日占领清水河,并最终导致杨家在果敢统治的结束。10月22日,彭家声在佤邦联合军、 掸东同盟军和克钦独立军的支持下,重新入主果敢(“11・12”事件)。12月20日,由缅甸政府、彭家声、果敢三方代表组成的“果敢临时政府”成立,彭家声重新出任掸邦第一特区政府主席和民族和平民主阵线主席; 彭家富任果敢同盟军司令。在果敢内讧的同时,11月22日,缅东北军区第一战指6个快速营、1个炮营出动。2个营占领勐固地区,其余跨越萨尔温江在老街、清水河等地制高点驻守。
2009年,缅甸军政府要求“民地武”接受整编和政府监管的要求,被果敢方面拒绝。7月29日,缅甸东北军区司令昂丹突少将再次试图说服果敢同盟军遭到拒绝。8月8日,缅甸政府军以查毒品和枪械厂为由与果敢同盟军交火(果敢事件,又称为果敢“8・8”事件)。同时,果敢同盟军发生第三次内讧,副司令白所成和果敢县长明学昌宣布支持缅甸中央政府,缅甸政府军动用武力将彭家声逐出果敢,实质性自治的果敢同盟军政权宣告瓦解。缅甸官方宣布果敢战事共造成15名警察和11名军人死亡,13名警察和34名军人受伤,以及8名少数民族武装人员死亡。12月,由白所成领导的原果敢同盟军余部改编为边防部队,编制为1个营,番号为1006边防营,员额296人,另有缅军官兵30人。
2011年3月25日,果敢地区正式更名为“缅甸掸邦北部果敢自治区”,缅甸中央政府正式掌管果敢地区。
2015年2月9日,缅甸政府军与地方武装在果敢地区爆发战事。3月26日,缅甸军方宣布已控制整个果敢地区,驻扎在果敢地区的为缅甸国防军属33师。
2017年3月6日,民族地方武装组织果敢同盟军成员于凌晨2时许开始对果敢缅军军营、警察局发动攻击,造成民居、酒店和车辆损毁。在对缅中边界125界桩和127界桩之间缅军军营发起攻击时,双方发生交火,造成5名警察、5名平民在内的大约30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