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艰苦革命回记(一)

 新闻资讯     |      2019-01-28 12:08
    军官队伍素质,尤其是将军队伍素质决定了全军命运,进而决定了国家和民族命运。
    大风起兮,云飞扬!一代一代中国军人从眼前掠过。以前的军人,以牺牲为人民服务,以忍耐为人民服务,以忠贞为人民服务,以任劳任怨为人民服务,但是军人最终必须以胜利为人民服务。我们这一代军人,插过秧、割过麦子、修过机场,什么都干过,但在今天中国军队发展的“黄金时期”,军人再不干这些了,要一门心思谋打仗,就是要最终获胜。中国军人必须秉承这样的宗旨,以胜利为中华民族服务。
【全党全军全国“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王杰战斗精神发祥地邳州革命家郭子化故里】华东地区著名的红色文化圣地抗日革命老区邳州:华东铁流!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兵团传奇,我们的人民军队不能数典忘祖。
    我们的人民军队不能数典忘祖忘却军魂!中共中央执行委员兼江西省保卫局局长邳州人娄梦侠将军,中国工农红军红十四军军长兼政委邳州人李超时将军,中国工农红军红十五军军长邳州人徐怀云将军,中国工农红军红十五军政委邳州人解慕唐将军,中共中央红军独立师政委邳州人戴蔚侠将军。华东地区著名的红色文化圣地抗日革命老区邳州是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后不断发展壮大改编为新四军第九旅,21军63师,武警机动师63师)建军地!1938年春夏之交抗日战争徐州会战第二阶段邳州禹王山战役,1948年冬解放战争淮海战役第一阶段邳州碾庄战役。全党全军全国“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王杰战斗精神发祥地是华东地区著名的老一辈革命家、苏鲁人民抗日义勇军(后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苏鲁支队)创建人、中共徐州特委党组织领导人之一中共苏鲁边区和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特委书记兼统战部部长、中共中央华东局秘书长、山东省济南特别市首任市长、山东省第一副主席、山东省代主席“无冕元帅”邳州人郭子化故里。
★华东铁流: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兵团传奇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兵团及前身部队成立时间较早故而“红色基因”强大,集精兵劲旅、著名战将于一体,解放战争期间保卫胶东、解放山东、进军浙江,征战无数,战绩显赫,英模辈出,堪称砥柱中流!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兵团的前身是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再往前是1947年8月组建的东线兵团(又称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该兵团是解放战争时期我人民军队成立时间最早的兵团之一。当时华东野战军主力分成外线兵团、内线兵团两大部分,外线部分由陈毅、粟裕率领,共6个纵队和1个特种兵纵队,编为西线兵团。内线兵团部分由华东野战军副政委谭震林率领的2、7纵队与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率领的9、13纵队会合组成,编为东线兵团。
    中央军委给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的任务是:钳制和逐步消灭山东地区境内的敌人,保障外线部队的对敌军进攻,保卫胶东后方,并逐步收复山东失地。10月1日,在山东高密以西的朱阳,正式成立东线兵团指挥部。许世友任司令员、谭震林兼任政委、刘少卿任参谋长、谢有法任政治部主任,兵团指挥部由华东野战军指挥部部分人员和山东军区的胶东军区及9纵队机关部分人员组成。
    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组建时,山东地区敌情非常严重,敌军范汉杰指挥的胶东兵团气焰正盛,有6个整编师遂行机动作战,另有5个整编师守备鲁中地区、鲁南地区等点线。华东野战军的东线兵团一成立,就立即举行了胶河战役,歼敌9个团1.2万余人,给进犯胶东地区的敌人以沉重打击,迫其转入防御。紧接着,为迟滞胶东地区敌主力整编第9、25师抽调其他战场,东线兵团于1947年11月又进行了胶高追击战,再歼敌1万余人,击破了敌胶东防御体系。当年12月,华东野战军的东线兵团经过浴血奋战,屡挫屡攻,拿下了胶东半岛地区的中心县城——莱阳,又歼敌1.7万余人。至此,胶东地区除了若干濒海城市仍被敌占领外,解放区已完全连成一片。胶东保卫战粉碎了国民党军占领胶东半岛的计划,有力地配合了外线兵团的战略进攻,整个山东局势也随之发生了重大变化。
    1948年1月,华东野战军的东线兵团改称山东兵团,继续执行内线歼敌的任务,新增添了渤海纵队。3月,为便于作战指挥,华东野战军编组了4个兵团,山东兵团改称第2兵团(2纵队调出),一般仍习惯称山东兵团或许谭兵团。7月,鲁中南纵队组建后,也划给山东兵团(山东军区)。
     从1948年初开始,国民党军在山东地区由“全面防御”转为“分区防御”,重新划分了绥靖区,分别据守津浦铁路、胶济铁路两条铁路和济南、青岛、兖州、潍县等战略要地,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奉命以一部兵力监视胶东敌人外,主力向胶济路西段机动。3月中旬,山东兵团举行胶济路西段战役,一举攻克张店、周村等14座城镇,歼敌3.8万人,连接了渤海解放区和鲁中解放区。许世友、谭震林乘胜挥戈东指,又于4月初打响了胶济路中段战役,即潍县战役。与敌激战37天,攻克所谓“铁打的潍县”,并击退青岛、济南两路援军,歼敌4.6万人,所属9纵之27师79团因首先突破潍县西城,被授予“潍县团”称号。5月底至7月中旬,我人民军队攻克兖州(今济宁)及周围共12座县城,再歼敌6.3万人,进一步孤立了济南守敌,配合了华野外线部队的豫东战役,中央军委来电“甚好甚慰”。
    1948年8月,华东野战军内线部队和外线部队靠拢会师,准备“攻济打援”,以擅长攻坚作战的山东兵团(欠7纵,编入打援兵团)指挥外线兵团之3纵、10纵、特种兵纵队大部共14万人组成攻城兵团,由许世友、谭震林、王建安指挥。9月16日晚,攻城兵团发起夺城作战,历经8昼夜殊死搏斗,以伤亡2.6万人的重大代价,一举攻克解放济南,歼敌10万余人(含起义2万多),活捉了敌第2绥靖区司令官、山东省主席王耀武中将。中央军委批准授予山东兵团9纵25师73团和13纵37师109团以“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称号。这是解放战争时期,经中央军委命名的除华北“光荣的临汾旅”之外仅有的两个团级英模集体。济南战役揭开了解放战争战略决战的序幕。
    11月,许世友司令员因病疗养,谭震林、王建安率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参加了解放战争三大战役第一著名的淮海战役,先打碾庄(今江苏省邳州市碾庄镇)的敌军国民党第7兵团即黄百韬兵团(易作“黄伯韬兵团”),击毙兵团司令官黄百韬;再统一指挥9个纵队阻击邱清泉兵团和孙元良兵团南下,粉碎敌南北会师计划;最后追击并围困弃徐州逃向西南永城的敌军杜聿明集团,1949年1月发起总攻予以全歼。
    战后,谭震林、王建安率部到徐州贾汪镇(今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一带休整。1949年2月,部队进行整编,华东野战军的山东兵团机关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机关,王建安任司令员、谭启龙任政委、吉洛(姬鹏飞)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李迎希任参谋长,下辖第21军、22军、23军、35军,共13.3万余人。
    山东兵团在保卫胶东、解放全山东的革命斗争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粟裕也认为华东野战军自1947年“7月分兵”后,内线兵团(山东兵团)歼灭敌人最多,“起了作用,有功劳”。而且,与一般隶属关系不同,山东兵团虽然在华东野战军建制内,但受中央军委、中共华东局(华东军区)直接指挥,华东野战军司令部非“授权指挥”而不能节制。
    山东兵团时期,华东野战军几乎所有的纵队都接受过它的指挥,这在我人民军队兵团作战史上是极其罕见的。少则4、5个纵队,多则8、9个纵队,无论是擅长攻坚的,还是长于野战的,山东兵团都能很好地将它们统一协调,发挥出最大的合力。除了中央军委、中共华东局的英明决策和正确指挥外,山东兵团的3位主要领导人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是我人民军队传奇色彩非常浓厚的著名战将。少时曾入少林寺,性烈如火,忠心耿耿,作战特别勇猛,红军时期当了军长仍组织敢死队带头冲锋。抗日战争时期崛起于山东的胶东地区,曾喊出“太平我不来,我来不太平”!解放战争时期一手带出了特别能打的王牌军——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现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陆军第27集团军),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更将山东兵团威名远扬。
    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是追随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最早上井冈山的那批人之一。抗日战争时期,创建与领导了皖南、苏南、淮南等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组织和指挥了山东战场很多重大战役,堪称军政兼优,是华东我人民军队的重要指挥员。
    山东兵团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兵团首任司令员王建安善于指挥大兵团作战,勤于思考,智先于敌,善打硬仗、攻坚,低调朴实,这位虎将带出来的华东野战军第8纵(俗称“沂蒙雄师”老八纵,解放战争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碾庄圩歼灭战期间强攻陇海铁路邳县即邳州运河铁路桥立头功,现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陆军第26集团军)也继承了他的风格。尤其可贵的是,王建安胸襟宽广,坚持实事求是、直言不讳。红军长征到陕北时,许世友因“告密事件”与王建安产生极深隔阂,但王建安始终顾全大局。济南战役时,他调到山东兵团给许世友当副手,毫无怨言,尽心尽职。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7兵团政委谭启龙在红军时期是有名的“红小鬼”,组织能力很强,富有开拓精神,调任前为华东野战军渡江先遣纵队政委。相比谭震林的大名鼎鼎,“小谭”也是显赫一时,建国后曾担任过5个省的省委第一书记(或省委书记)。
    1949年2月,淮海战役结束不久华东野战军部队整编,将十几个纵队打乱重新编组为4个兵团,兵团内各军按照“强+弱”的模式进行选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兵团建制内这4个军的情况是:
    21军(原第2纵队)军长滕海清、政委康志强,下辖第61、62、63师,全军3.6万人。22军(原第3纵队)军长孙继先、政委丁秋生,下辖第64、65、66师,全军3.2万人。23军(原第4纵队)军长陶勇、政委卢胜,下辖第67、68、69师,全军3.2万人。35军,由山东军区的鲁中南纵队与在济南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军吴化文部队合编组建,军长吴化文、政委何克希,下辖第103、104、105师,全军2.2万人。
    这4个军里,21军和23军出自新四军(含有八路军,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建军地邳县即邳州后不断发展壮大改编为新四军第九旅,21军63师,武警机动师63师),21军这支勇士部队作风英勇顽强,信念特别坚定,屡经大战考验。23军是粟裕评定的三野6大主力军之一,作风优良,长于野战,战斗力很强。部队整体文化水平高,接受能力强,善于总结经验。21军61师是三野战斗序列中唯一的红军师,有2个红军团。23军69师也有1个红军团,以“三猛”(猛打、猛冲、猛追)、“三得”(打得、跑得、饿得)著称。22军出自鲁南地区八路军,是华东野战军为数不多的含有115师老红军连队的部队,以善于攻坚闻名华东,也是粟裕评定的三野6大主力军之一,陈毅赞其“很好的头等兵团”,“纪律为各军之冠”。65师是三野头等主力师,战力强悍,善于攻坚,屡建奇功,有“陈毅袖筒里的小老虎”之美誉。35军因军长吴化文有大汉奸之名而长期备受非议,实则误读。吴化文部2万余人起义后编为35军,在整训期间,官兵大量逃亡和遣散,全军人数仅剩七八千人,为了在形式上维持起义部队的完整性,华野将鲁中南纵队与之合编,仍称35军。该军2.2万人中,鲁中南纵队指战员为主体,占了2/3强,原起义部队只在各师保留了一个团。